当前位置:主页 > 综艺频道 > 正文

《哪吒》燃爆票房Transn传神赋能国漫出海破解“译制”难题

2019-08-14 02:13 作者:清枫学长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T| T

  几年来,国漫电影成功之作逐渐增多,从《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白蛇 缘起》,再到捅破动画电影票房天花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国漫电影人越来越多地在传统文化中提取优质IP,进而开发出受市场更加欢迎的作品。

哪吒“大闹”票房冲上云霄 但也难以走向国际化,原因让人扎心

《大鱼海棠》法国版海报

哪吒“大闹”票房冲上云霄 但也难以走向国际化,原因让人扎心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国大陆版海报

  五千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华夏文明,不乏IP人物和题材,这让国漫电影作品天生具有足够的粉丝基础,能快速将观众带入到影片的剧情中。而西方的影视产业也把手伸向了中国进行影视取材,如《花木兰》《功夫熊猫》等都在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反销给中国市场。

哪吒“大闹”票房冲上云霄 但也难以走向国际化,原因让人扎心

《花木兰》美国版海报

  而形成强烈对比而是,不缺素材和主题的中国,国漫电影能传播到海外的却是少数,能获得海外观众认可的更是凤毛麟角。

  “中国影视要想真正走出去,一定要迈过语言转化这道“坎儿”。”一位长期从事影视传播研究的专家直言不讳讲出了问题的所在。而一份最新数据也显示,近70%的海外受访者认为中国电影的字幕翻译难懂,影视译制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影视走向国际化、顺利出海的亟待解决重要难题。

  三大策略破解动漫出海 “译制”难题

  影视“出海”的译制需要突破语言、文化等障碍之外,还要兼顾剧名的译制有利于本土化的交际和传播。

  首先,影视翻译对象是由图像、声音、文字融合成的多重符号组成多维语言载体,字幕语言是最直观、最直接信息呈现形式。在译制时,要在有效的时间与空间内,表达出核心信息,让观众读懂其中的意思,还要保持与人物性格、声音画面相统一。

  Transn传神一位资深影视译员告诉记者:“影视译制既要忠于原文的语义,还要尽量做到风格与作品类型一致, 语气与人物性格相符,节奏与画面切换同步,字幕长度也要符合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翻译过程要兼顾上述环境因素,做好各因素的取舍、平衡和协调工作,在实际审校过程中还要和导演、片方进行细致的反复的推敲和沟通,达到最佳效果。”

哪吒“大闹”票房冲上云霄 但也难以走向国际化,原因让人扎心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对白:“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是谁只有我自己说了算”,语境是哪吒内心对现实状况万分不满与情绪宣泄,翻译为“I’m the master of my own destiny, To be a devil or an immortal is up to me。”,其中“是魔是仙”不翻译成“devil or a celestial being”,因为在西方特别是英语主要国家,对“神仙”概念认知不强,用“an immortal”更能适合西方人认知,虽然“a celestial being”直译就是神仙的意思;在情感表达和声画效果上“is up to me”更准确,否则无法显示人物性格的对现实的藐视和不甘。

  其次,影视译制不是单纯的语言转化那么简单,还要权衡文化差异化,达到和而不同。

  译制不是单向文化强输出和文化弱同化,而是要保证影片原有文化的纯真与本土文化二者平衡,这就要求翻译工作者既要尊重原有地的文化意象建构,并具备和译入语受众有一定的共同文化心理和共有知识。

哪吒“大闹”票房冲上云霄 但也难以走向国际化,原因让人扎心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大量具有中国特色的东方元素,如哲学、历史、民俗、道家、佛教文化等。面对这些翻译难题,译者既要在语言体系构词法上翻译的流畅,让外国观众无障碍欣赏影片外,又要保证特色东方文化的不被舍弃,通过对本土文化和价值体系的深度研究,保证翻译的本土化,让目标语听众觉得如同和本国人交谈,从而达到借助电影传播悠久灿烂文化的效果。

  正如德国著名语言学家洪堡特曾说“译文应该具有异域色彩,但需要把握个度:读者不应该感觉到洋腔洋调(foreignness),而是应该感觉到异域情调(foreign),那么翻译就达到了它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