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喜剧学院 > 正文

花千元听一场相声 90后撑起喜剧生意

2019-07-20 13:44 作者:清枫学长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T| T

  “唉,还是抢不到票。”阿悦叹了口气,无奈的放下手机。

  阿悦是一名“德云女孩”——这是一个近年流行的词,指的是那些喜欢德云社相声的女生,耳机里放的是相声,手里抄的是太平歌词,周末去的是德云社专场表演,像追爱豆一样追相声演员。7月28号,是她心心念念的相声演员专场演出的日子。

  为了能抢到票,她不仅在几个周前就掐点定好了闹钟,还发动了亲戚朋友帮忙抢票。即便如此,所有的努力还是在开票的那一瞬间化为了泡影。阿悦不死心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手机屏幕上各票档赫然标注着——“缺货登记”。

  

花千元听一场相声,90后撑起喜剧生意

  阿悦的经历,只是当下喜剧行业火爆的一缕缩影。从2014年开始,喜剧热的火苗从线上烧到线下,《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吐槽大会》等节目层出不穷,成为综艺的重头戏;而在线下,德云社某相声演员就曾凭一己之力将相声偶像化,引得无数“德云女孩儿”竞相抢票。无论综艺还是相声,越来越多90后愿意花钱“买笑”,撑起了一门日渐蓬勃的喜剧生意。

  “北派”四大组织

  把人逗笑是一门好生意吗?

  说到喜剧市场,就不得不提行业里的四大组织——本山传媒、德云社、开心麻花和大碗娱乐。它们,席卷了中国喜剧市场,在北方甚至是家喻户晓。

  2003年4月,在春晚站稳脚跟的赵本山,出资200万成立了辽宁民间艺术团,在这之前,他干过运输、卖过果茶、倒腾过木材、钢材,小赚了一笔之后,赵本山开始考虑盘活二人转。艺术团是成立了,人呢?为了挖掘优秀人才,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共同创办“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此后几年里,赵本山不仅凭借个人影响力捧红了小沈阳、丫蛋儿和宋小宝等小品演员,还接连拍摄了《刘老根》、《乡村爱情》系列国民乡土电视剧,本山传媒也形成了演出、影视、教育全产业链发展的模式。

  同年,郭德纲还拖家带口的在北京漂着。他的相声依然不卖座,最惨的时候,曾在商场的玻璃展示柜里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了48小时,也曾落魄到需要当掉自己的怀表去换两个馒头。风雨飘摇之际,老郭正式将创立的“北京相声大会”改名为“德云社”,开始在天桥乐茶园演出,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之后,德云社事业升温,逐渐打开市场。

  也是这一年,开心麻花在京成立,并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盘点调侃年度热点人物和事件,十五年垂直耕耘喜剧。无人问津时一场话剧在北京只卖出7张票,是靠着免费拉观众听话剧打磨笑点同时积攒口碑,将话剧推向了市场。2015、2016年,开心麻花分别获得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和微影资本的投资,后挂牌新三板,估值达到50亿,但由于各种因素,2018年净利下滑71.76%,开心麻花在今年5月摘牌。

  而大碗娱乐的核心贾玲彼时刚从相声专业毕业,成名前在北京漂了6年,没有稳定收入的她甚至冬天不舍得开暖气。2005年,贾玲拜入冯巩门下,后数次登上春晚获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2016年贾玲投资成立大碗娱乐并拿到北京文化(行情000802,诊股)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融资后,贾玲占股35%为第一大股东,北京文化占股20%,值得一提的是,占股25%的第二大股东孙集斌正是东方卫视热播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的幕后编剧、导演,大碗娱乐就是凭借这档节目逐渐在行业站稳脚跟的。

  整体来看,喜剧市场业务涉及漫画、影视、短视频、综艺、相声、话剧等种类。除四大组织之外,市场中的其他玩家也在发展多种形态的喜剧内容,各自集聚力量,比如陈翔六点半,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还有因《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名声大噪的笑果文化,而米未传媒的《奇葩说》更不必提,马薇薇、邱晨、陈铭、颜如晶,随便一个名字都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流量。

  90后爱上幽默段子

  资本热捧过后,如今还投不投?

  喜剧市场是如何爆发的呢?

  表面上看,当下大多数90后面临着来自工作、家庭等各种压力,听相声看喜剧成了年轻人放松解压最方便直接的方式。数据显示,年轻态喜剧受众大多收入可观,购买力强,加上这两年广电总局对海外版权引进综艺和真人秀节目的管控愈加严格,这些都构成了喜剧行业发展的肥沃土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