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城市奋斗意义何在?_山东重点新闻网站-山东有线电视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帮 > 正文

我在大城市奋斗意义何在?

2019-03-03 09:46 作者:山东重点新闻 来源:未知 字号 T| T
我在大城市奋斗意义何在?

本人女,过完年就35了,已婚,俩娃。两口子都在北京做互联网,职位高不成低不就。本来生活正常,过节回老家待了几天,心态崩了。求教。

一直觉得在北京混得还不错,这次带娃回去,各处串了串门,发现老家的同龄人都活得好滋润,简直是人间天堂,要啥有啥。吃得好,空气好,消费水平还低,很多女同学要么不工作了,要么就是事业编制,上班泡一杯茶喝到下班,下午坐到三点钟,只要领导不在就下班。什么是加班?不存在的。周末就是朋友约着打牌吃烧烤。工资是没我高,可房子面积是我在北京的好几倍啊……

回到北京,不行了,无法直视现在的工作了。工作堆成山,家里还有俩娃,分分钟让你怀疑人生。上头还嫌你不够allin,说今年形势不好,小心裁员。哎,我还不想干了呢,回家干点啥不好,陪娃写作业都开心。老人年纪也大了。但是一家这么多口,不可能只靠老公一个人。

说来说去,就是这点委屈。发完这些牢骚,该工作还得工作。日子也不是不能过,就是想不通,觉得憋屈。想我上学那时候就是最拼的,别人逛街谈恋爱的时间我都用来学习了,不就是为了先苦后甜吗?然而,爽的人还是活得那么爽,苦哈哈的我还是那么苦,那我拼搏十几二十年是为啥?努力的意义在哪里?

这篇回答不宜写太长,否则就像是在苦口婆心证明“努力的人生有多么值得一过,老家的生活多么不值得”。实际上我不这么认为。

1、没有哪种生活,一定比另一种生活更好。

老家的生活也真的不错:不加班,打牌,烧烤,大房子……所以,如果真那么羡慕,你可以回去。或者可以辞职,跳槽,在北京也有轻松的工作。

这些话听起来可能毫无帮助。本质上你也只是想发发牢骚,假如可以采取行动,你早行动了。这不是有很多不得已嘛:户口,学区,生活圈子……

但你要记住,你有选择权,你随时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虽然是要面对这样那样的不得已,那又怎么样?毕竟是为了你想要的生活。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说这些话好像很轻松。但我知道它不那么容易被接受。你有500个理由说明,现在的生活没办法选,它是身不由己的结果,是无奈妥协的产物——然而在你内心深处,你知道这样说也不对。如果真那么绝对,也就没有烦恼了。反正不能选择,自然谈不上意义。

假如注定只能过唯一的一种人生,我们注定被绑定在老家,或者绑在大城市里,也就断绝了非分之想。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我们必须接受的。

但你很痛苦,所以,你知道不全是这样。

2、选择是一个很微妙的东西

抛开大城市或者老家,我们来聊一聊“选择”。

逛超市的时候,闭着眼睛给孩子挑一包饼干,她都会很开心,吃起来很满足。但如果货架上摆着好几种不同的零食,让孩子自己选,麻烦就来了。她会挑上半天,饼干当然很好,薯片也很诱人啊……可不可以两包都来一点?“不可以,只能拿一种!”

那么,最终选定的无论是什么,吃起来的味道都不会有那么好。哪怕是跟前面一样的饼干,一边吃一边就会想到薯片咔嘣一口的香脆。在那个零食里,包含了某种被称为“责任”的味道。

她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一切后果——现实和想象中的。结果没那么好,她会想,我本来可以选一个好的;结果很好,她会想,我本来可以选一个更好的。

所以,如果你想讨好你的孩子,买礼物的时候最好别问,直接决定。或者用一个骰子,掷出什么就是什么。他没得选了,后面就只能享受了。

饼干是这样,老家的生活也一样。

但很有意思,如果你问这个孩子,他是喜欢自己选,还是别人替他选?他当然会欢呼雀跃,想要自己选。他并不知道“自己选”意味着他必须承担相应的一切。人们总是渴望更多权利,但很少有人意识到与权利对等的代价。

就像我常常在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说:“这件事,你可以有选择权。”他们就会很感激。但如果我强调另一面,说:“这件事,是你自己选的。”对方就会很不满:“你什么意思,是说责任该我来承担吗?你是在指责受害者?”

但权利和责任,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3、在大城市努力奋斗,你会多一些选择

后来我学得聪明了,我开始说这样的话:“这件事,你可以相信自己有选择权,也可以相信自己没得选,取决于你怎么想。”有点滑头,但也是事实。生活中的选择往往没那么容易。你是留在北京,还是回到老家,有千丝万缕的因素,并非轻轻地按一个按钮就可以无痛切换……

我经常问人这个问题:“如果按一个按钮就可以选择人生,你会怎么选?”幸好没有这样的按钮,如果真有的话,很多人也会把它收起来,藏到盒子里,锁进箱子里,再把箱子沉到海里。

但我知道,也有人愿意留着这个按钮。

不按,放在手边。为了让自己时刻确认:“现在的生活是我选的,好与不好都是我个人意志的体现,我为我的人生负责。”能够这样想,也是一种了不起的权利。有时候,为了说出这样的话,人们甚至愿意支付很大的代价。

选择权,就是这么一个危险而诱人的东西。

聊过很多选择。最后回答你的困惑:在大城市努力奋斗有什么意义?

我觉得一部分意义在于,假如你想回老家,你随时把北京的房子卖掉,都可以在老家换一套更大的。而你的朋友想换到北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就是这么简单,你比他们多一些选择。

你累到崩溃,走在凌晨的北京街头怀疑人生,觉得不值得这么辛苦,你随时可以想到这一点:“我再坚持一下,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我就回老家换一种生活。”这意味着每一年,每一天,加班的每分每秒,你都可以告诉自己:“我是有选择权的。”当然同时,也是对自己说:“现在这一切,都是我选的。”

别人的按钮在海底,你的按钮就在手边。

值得吗?可能不值。因为你并不能比别人占有更多。你最终还是只能从货架上拿一种商品。有的按钮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按——它的意义不在于按,只是用于确认“我可以按”。没什么用,甚至是一种负担。你活得忧心忡忡,而你看到老家的朋友们舒舒坦坦。那是因为你要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很痛苦,但终归是一种意义。

“我自然而然地过上了这种生活”和“我选择了这种生活”,味道还是不一样。我不确定为了这种味道,是否值得付出那样的辛苦。但我确定,只要我还在考虑“值得”的问题,我就正在行使我的选择权,并且为它买了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