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齐鲁剧场 > 正文

电视剧聚焦小留学生引发家庭矛盾及社会问题

2018-07-12 15:42 作者:山东有线电视 来源:未知 字号 T| T
电视剧聚焦小留学生引发家庭矛盾及社会问题

 
海外陪读之前,李娜与丁一一还算母慈子孝。可开启 “一对一”相处模式后,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成了母子常态。究竟是低龄留学该 “背锅”,还是李娜本人需反思?
 
◆ 孩子留学,妈妈陪读,爸爸 “灭火”,这样的一家三口相处模式,对于 “家有留学生”的家庭而言,不在少数。图片均为 《陪读妈妈》海报。
16岁的儿子越来越令人费解了,怎么办?一家人在孩子学业上产生巨大分歧了,怎么办?因为陪读,一连串“怎么办”困扰着剧中女性。
习惯了老一辈的无条件支持,职业女性忽然要独自负担所有家务;习惯了当“周末父母”,在自身专业里如鱼得水的高知女性,忽然要重新研究陌生的体制与环境。因为孩子学习状态的改变,接二连三的“忽然”也降临到了孩子妈妈们的身上。
电视剧《陪读妈妈》已在浙江卫视和爱奇艺播出十余集。当代都市,两代人的相处及新旧教育观念冲突,看似老生常谈。而今,随着低龄留学的趋势愈加明显,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即将面对他们的青春期儿女,海外陪读、父母自身成长等老命题里的新困惑浮出水面。此前播出的《小别离》陈述了三个初中生家庭“要不要留学”的不同态度。今年热播的《归去来》速写了几位大学留学生及其背后原生家庭的复杂牵绊。眼下这部新剧,某种程度上,既可视为《小别离》的后续,又能被看成《归去来》的前传。它试图引发观众探讨:当中学生们纷纷出国留学,飘洋过海经受考验的,究竟是孩子还是妈;当亲妈们一个个变为“吼妈”,该“背锅”的是低龄留学这件事儿,还是家庭自身的相处理念。
低龄留学案例渐多,青春期的典型症状在海外环境里被一一放大
《陪读妈妈》的视角从丁家切入。胡先煦饰演丁一一,他刚念完高一就被父母送去了温哥华。母亲李娜由梅婷饰演,执掌一家百余人规模的化妆品公司;父亲丁致远由许亚军饰演,是位高情商的大学教授。夫妻俩工作繁忙,爷爷奶奶 “代行”了部分家长职责。蜜罐里泡大的孩子孤身留洋, “不适应”三个字扑面而来。于是妈妈临时赴加,从暂住变成陪读,大小故事或曰“事故”由此展开。
第一桩事故由小丁同学自导自演。他挖空心思想回国,说服同学罗盼配合自己上演一出“校园暴力”,以求学校除名。不料,赶来处理事故的妈妈发现了真相,丁一一的小算盘落空。随后,无心学业的儿子与“填鸭”般给孩子报满兴趣班的妈妈,沉迷游戏的儿子与“搬救兵”限制家里网速的妈妈,第一次上台演出的儿子与失约没来捧场的妈妈,母子间的冲突不断升级,两人俨然从国内的母慈子孝走到了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的境地。
乍一看,这些问题可能发生在所有“家有青春期”的父母子女间。但在留学专业人士眼中,低龄留学趋势渐显,会加剧青春期的典型症状。上海升藤学院的夏老师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数据显示,在我国出国留学人员增速放缓的大前提下,低龄化留学却呈增长态势。2017年,在所有中国赴海外留学生里,中小学人群占比达到30%,同比增长五个百分点。他说:“我们并不提倡低龄留学。一方面,孩子在学业上的目标不够明确;另一方面,他们的心智、语言、自理能力都未成熟,一洋远隔可能会使这些困难在陌生环境里被叠加、被放大。”
现实问题投射在剧中,《小别离》的三组家庭为“该不该送孩子留学”举棋不定,甚至爆发冲突。《陪读妈妈》里的丁一一因为留学的决定来得仓促,他从学业到生活表现出了种种反常。至于《归去来》里的成然,物质上“富养”与精神上“穷养”的合围结果,让他俨然成了低龄留学的负面典型。
为人父母不需要证书,却要用一生时间来完成考核
《陪读妈妈》里,听闻母子失和,丁致远赶来温哥华“救火”。他有句台词说出了生活真相:“为人父母不需要证书,却要用一生时间来完成考核。”
从表面看,李娜的难题似乎都是因出国陪读才排山倒海地来。比如她的医疗观念在西方医生眼里无异于小题大作,而加拿大警方对于路边违法停车的处置态度也让她深觉一惊一乍,这些固然是异质文化土壤结出的果。可于李娜,真正困境仍旧是代际间如何去爱去理解。在黑客入侵校园网篡改分数这桩疑案上,父亲丁致远坚信儿子“不是这样的人”,母亲李娜在校董面前说不信,转身却对儿子怒吼“你可知这是人品问题”。难怪丁一一反复沮丧,自己在妈妈眼里“什么都不是”。
一如丁致远在劝解李娜时所言,“我们太不了解孩子了,就像当年我们也不了解自己的父母”,每一代人从为人子女到为人父母的身份转变,其实都是一趟“少年不知词中意,读懂已是词中人”的生命循环。“陪读妈妈”的难题尤其突出,很难说不是“一对一”的模式增添了相处的难度系数。
再看剧中的其他 “陪读妈妈”,“交换生”罗盼之母陈莉莉,为让儿子在面子上不输其他家庭条件更好的孩子,不惜违法“打黑工”,却忽视了品学兼优的罗盼已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温哥华陪读妈妈互助会会长”胡媛媛为免儿子杨洋伤心,隐瞒了丈夫在国内出轨多年的事实,自己反遭孩子误解;单亲妈妈夏天长久以来只字不提女儿的生父,她以为从小受西方教育熏染的戴安娜足够洒脱,但也许事与愿违……陪读的生活给妈妈们抛下千头万绪的挑战,但万变不离其宗的必然有代际间换位思考、握手言和的母题。
在《陪读妈妈》的总编剧亮眉侠看来,“陪读几乎是一种中国父母独懂的陪伴与付出”。亮眉侠本名王霞,目前是同济大学经管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多年兼职“陪读妈妈”的经历,让她感慨于中国父母的无悔付出与牺牲,也对“把孩子当成自己梦想执行者”的教育方式,产生无限思索。
事实上,《归去来》已展示过一种失控的“爱的给予”。该剧中,铸成大错的那几位父母,他们的出发点,又何尝不是“竭尽所能为子女缩短奋斗的过程”。
王霞说,如果电视剧能将一部分人的真实关切呈现出来,并通过荧屏内外引发良性探讨,那么自己的这次跨界写作,也算值得。
相关链接
那些电视剧中的“留学生活图鉴”
随着留学成为当代都市中越发普遍的话题,留学题材电视剧,也因折射了部分现实而可被视作“留学生活图鉴”。打开第三方机构提供的发展报告,“中国留学发展的现状、特点与趋势”条目中有着如下表述:低龄留学占比增长明显;留学发展继续保持大众化态势;国际学校与中外合作办学发展快速,提供了“留学”的新选择;学术诚信问题引起中国留学发展领域的关注……凡此种种,在电视剧里都能找到相对应的情节描述。
《小别离》的主角是来自北京的三组中考生家庭。方朵朵成绩中游但有个性、讲自主,父亲方圆是眼科医生,待妻女都宽以至上,母亲童文洁是公司高管,于己于女都处处要强。另两家分别为对照组,拥有“学霸”的工薪族琴琴一家,以及“学渣”张小宇所处的“再生家庭”。该剧反映了一部分人送孩子出国的微妙心态。比如张小宇的父亲张亮忠,面对儿子每况愈下的分数,他觉得“送出国”是百忧解,往后儿子在自家公司里即使遭遇几个北大、清华的毕业生,也能有海归这层“镀金”身份作掩护。类似“留学与逃避升学压力”“出国与履历光鲜”之间不可名状的联系,呼之欲出。
《陪读妈妈》在国产剧里第一次直接描述小留学生和他们的陪读妈妈。剧中丁一一、罗盼、杨洋虽然都从上海出发赴加,但留学的模式、陪读的方式各有不同,各自呈现了一部分真实现状。丁一一是在一次家庭游学过程中选择了这所学校,旅途中的美好印象令他的留学成为一次有欠考虑的决定。杨洋是典型“富二代”,也可能是现实里最早留学的那批孩子。而罗盼则是如报告中所说的 “国际学校与中外合作办学发展”模式下的交换生。不同的出发点,派生了他们之后不同的留学难题。
在《归去来》和《陪读妈妈》里,都有涉及学术诚信的问题描述。《归去来》里,成然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用钱买来“替身”代考、代上课,东窗事发后,遭到严厉处分。《陪读妈妈》里,无论是开篇的校园暴力疑云还是之后黑客入侵校园内网篡改成绩单的疑案,都能反映出相关问题正在留学领域备受关注。